汽车用品报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欧若拉车灯
  • 翼卡
  • 凯博
  • 3M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开启左侧

对越两山轮战历史分析

  [复制链接]
 楼主| x888v 发表于 2017-4-11 01: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之九
在两山作战中,中国军队炮兵主要执行支援步兵进攻拔点、抗敌反击和实施炮火反击的作战任务。在老山拔点作战时,14军就集中了3个地炮团和1个高炮团,有82毫米以上各种火炮409门、高炮93门,分区划片,对老山之敌予以了毁灭性打击,有力支援了步兵的进攻拔点行动。在防御作战期间,14军所辖炮兵增加到了8个地炮团和1个高炮团。著名的7.12大战中,14军师属以上炮兵对越军的292个目标进行了317次射击,消耗炮弹12406发,据不完全统计共毙敌923人,毁伤敌火炮20余门、高射机枪9挺,摧毁敌观察所9个、火力点33个。而团营属炮兵则近距离覆盖前沿冲击之敌,消耗炮弹13876发,杀伤越军达千人以上。在这场14个小时的防御战中,炮兵以及时、准确、猛烈的火力支援步兵取得了最后的战斗胜利,印证了“炮兵是战争之神”的至理名言。仅14军部队在老山进攻拔点和坚守防御作战中,就消耗了各种炮弹159252发,支援步兵攻克了68个高地,毙伤越军副团长以下7200余人,取得了重大战果。在后来的轮战中,各军区部队结合战场情况,灵活运用炮兵压制当面越军,也打得有声有色。一般来说,在炮火压制作战中,对能观察到的敌炮兵,要集中优势火力予以压制;对不能观察而又对己方步兵有较大威胁的敌炮兵,则根据特征和其他因素综合分析判断,加大目标幅员和弹药消耗量,予以压制或歼灭。在具体打法上,一般对有4门火炮以上的敌炮阵地,使用1个炮兵营集中压制;对有1-2门火炮的敌炮阵地,使用1个炮兵连压制;对敌坑道内的炮兵和观察所,进行炮兵连、排直瞄或放列观察射击;对敌游动火炮以值班火炮进行监视,一旦发现,立即予以压制或歼灭。对于进攻和运动之敌,建立炮兵多点、多线的拦阻射击。许多单位还指定值班火炮和游动火炮,对敌实施监视射击,以袭扰和疲惫敌人,掩护己方部队休息和调整。在无空情顾虑的情况下,高炮部队也以平射火力担任对敌地面目标的射击任务,亦有力支援了步兵作战。

第1军轮战期间,部队在积极防御的同时,还组织炮兵对越军进行了针锋相对地打击,其战法变化多端。如以小制小,团、营属火炮采取固定与游动、间瞄与直瞄、单弹与集火射击相结合的方法,对越军配置分散、射击位置变化快、火力准的小型火炮予以沉重打击,使其发挥不了作用;以大压中,充分发挥中国军队大口径火炮数量多、炮弹充足的优势,集中压制寻歼越军中程火炮;前沿阵地“拔钉”,针对越军配置在阵地前沿、对中国军队一线步兵威胁最大的直瞄火炮“钉子”,将部分85加农炮直接推到前沿阵地,以直对直,展开对攻。同时,用间瞄火炮实施校正射击,边打边修正,直至彻底将敌炮击毁为止;纵深“抓鸡”,即对越军纵深重要目标,在进行反复观察校对、综合分析比较后,采取“老鹰抓小鸡”办法,集中炮火予以歼灭性打击。整个轮战期间,第1军所属炮兵共击毁击伤敌火炮128门、军车65辆,战果丰硕。配属第1军作战的南京军区炮兵第9师16团司令部侦察股股长徐小丹,带领前沿观察所人员执行侦察任务100多次,克服山地丛林环境的艰难困苦,机智果敢,充分运用炮兵知识辨别敌炮兵阵地,先后捕捉了70多个重要目标,为后方炮兵提供了比较准确的情报。战后,徐小丹被中央军委授予了“炮兵侦察英雄”荣誉称号。27集团军在轮战期间集中组织了8次炮击作战,共发射各种炮弹41343发,歼敌1050人,摧毁敌火炮70余门、军车11辆、屯兵洞22个、指挥(观察)所36个、各种工事447个,引爆弹药库(所)45个,沉重打击了当面之敌。
在两山作战中,越军装备的苏制BM-21火箭炮和苏制M46型130加农炮威力大、射程远,常常对中国境内纵深地区的目标实施炮击,并封锁中国军队的后方运输线。1984年5月14日上午,14军40师炮兵团4连在麻栗坡干田向八里河东山之敌进行火力准备时,遭到越军远程炮火压制,被打得很被动,却一直抓不到越军的炮阵地目标。为了报复越军,当日傍晚,师炮兵指挥所指令炮兵第4师第5团的130加农炮营,以越南河宣省省会河江市区的一面旗帜为目标,打了6发炮弹,并发射宣传弹以示警告。当时正值下班时间,炮弹落到了下班的人群中。不久,越南的电台就广播了中国军队炮击打死打伤其妇女儿童的新闻,据说这事后来还闹到了联合国。5月22日,炮兵第4师第5团的130加农炮营再次炮击了河江市的越南军政机关,二军区前指遭到炮击,不得不后撤躲避。这两次炮击距离在20公里左右,是两山作战期间中国炮兵打得最远的战例。
两山战场地域狭窄,道路较少,地形复杂,不适合装甲部队作战。因此,两山作战期间中国军队只使用了少量装甲兵支援步兵作战。当时动用的是14军坦克团(1985年编为14集团军坦克旅),其前身为昆明军区独立坦克团之一部,参加过1979年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有实战经验。14军坦克团(旅)以连为单位先后配属给轮战的6个合成军,全团(旅)9个连全部参加了两山作战,共参战1152人次,成为抗美援朝战争后参战最多的解放军装甲兵部队。因为战场环境所限,在使用坦克时着重发挥其机动性好、直瞄射击、速度快、精度高、威力大的特点,作为移动火力直接支援步兵压制敌火力点和炮兵。1984年7月28日,14军坦克团1连奉命支援40师118团2连出击那拉地区的156高地。该高地紧邻盘龙江,其北侧就是汉杨地区的423、395高地,有越军的机炮阵地,被其火力所俯瞰。这次战斗前,坦克1连提前隐蔽前出,秘密占领了预先构筑的阵地待机。当战斗打响后,突然以火力压制汉杨方向已暴露的越军机炮阵地,全连8辆坦克两两一组轮番出击,打得机智灵活,先后摧毁越军火力点8个、无坐力炮1门,并打掉了八里河东山上的1个越军观察所,支援步兵顺利完成了出击作战。在老山战场的2年多轮战中,14军坦克团(旅)共摧毁越军炮兵阵地2个、观察所3个、高射机枪阵地和火力点23个,压制敌炮兵阵地、高射机枪阵地23个,堪称功不可没。
在两山作战中,越军非常善于设障布雷,而中国军队工兵也与其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智斗勇。工兵主要担负的任务是:在战前协助步兵构筑阵地,秘密排障开辟通路;战斗中随步兵前进破障开路,打敌工事。因为两山战场的阵地战特殊环境,工兵担负了大量的施工筑垒任务。除利用地形和洞穴构筑工事外,还要根据战场特点自制工事。如著名的猫耳洞,就大量使用了波纹钢和矩形钢组合搭建,上面厚施被复层,能防炮、抗震和防雨水,小的洞可住1、2人,大的洞可住几人至十几人。猫耳洞内狭小、潮湿、闷热、不通风,人在里面站不起,躺不开,不好坐,不好睡,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当时在老山前线官兵中流传有一句著名的话:“在猫耳洞中一年,把一辈子的苦吃完了。”在1980年代,老山战场的猫耳洞曾闻名全国,成为了新时期英雄主义的象征。在战前和战中实施破障开路是最危险的任务,工兵要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和随时死亡的危险。在两山战场上曾出现了两位著名的排雷英雄,一位是11军31师92团特务连工兵排8班副班长杨再林,在师主力攻击者阴山之敌前,与战友秘密前出作业,先后在1047高地北南两侧排除地雷162枚,开辟了一条150多米长的通路,使得步兵在攻击发起后仅用了30分钟即攻占了39号高地,切断了者阴山守敌的西侧退路,为达成战斗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另一位是27集团军79师237团工兵连排长尤建华,上阵地218天,单独执行任务198次,排雷1101枚,创造了老山前线个人排雷的最高纪录。同时协助战友排除了越军设置的84单火箭爆破器10具、爆破筒302节、炸药400余公斤、各种手榴弹246枚,并破障开路524条,总长2800米。在执行敌火力控制下的设障任务时,埋雷1250余枚,自制自设土地雷420余枚、爆破筒250多节。战后,杨再林和尤建华都被中央军委授予了“排雷英雄”荣誉称号。在战斗紧张而来不及排雷开路时,工兵中还出现了舍身滚雷的英雄事绩。如14军40师工兵连8班战士方忠诚,在配合主力攻击662.6高地时,毅然滚雷开路。当右脚炸飞、肠子流出后,推开救护他的战友,拼尽最后的力气继续向满是地雷的山坡下滚去,直至壮烈牺牲,战后被昆明军区授予了“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至于在排雷破障时牺牲、负伤的工兵,在轮战各军中都曾大量涌现,堪称可歌可泣。工兵出色执行任务的一个典型战例是:在第1军部队1985年3.8战斗发起前,工兵与步兵分队协同,根据各自的实际,采取集中和连续的不同作业方法,秘密构筑了短洞17个(长187米,可容600余人)、波纹钢猫耳洞55个、掩蔽部24个、掩盖观察工事18个、掩盖射击工事26个,挖掘交通壕4500米,开辟通路15000余米,排雷2789枚,使担任奇袭作战任务的部队400余人、56具轻重火器、106吨弹药及5-7日份的食品,全部提前储备进洞,保障了出击战斗的顺利进行。
在两山作战中,防化兵实施战场保障,配合步兵作战,也做出了重要贡献。最有名的就是火焰喷射器的使用。在拔点战斗时,步兵师防化连多将所属喷火班配属给步兵分队,执行打敌工事、山洞、掩蔽部的任务。火焰喷射器在攻击山洞之敌时可以拐弯杀伤,并燃烧耗尽洞空的氧气,使躲藏顽抗之敌窒息,威力极大,在实战中表现出色,受到了前线官兵的热烈欢迎。另外防化兵的防化侦察功能也很重要。在两山战场上,越军拥有数量较大的沙林、VX、芥子气和氢氰酸等化学武器,而且40火箭筒以上口径的各种火炮均配有化学武器弹。虽然越军不敢随便使用化学武器,但偶尔打几发骚扰,也造成过前沿部分官兵中毒的事情。因而防化兵以班、组为单位相应配置到前沿阵地,密切观察当面越军使用化学武器的动向,及时做出反应,指导部队防毒,并报告上级以供决策。同时防化兵在攻击拔点时也会对地下工事中的敌人使用毒烟弹,将其熏出来或闷进去,配合步兵全歼守敌。
及时有效的通信联络是实施组织指挥的重要保障。在两山战场上,中国军队通常使用有线和无线相结合的方法,多种器材并用,建立起了稳定的通信网络。一般会在战前优选通信样式,调整通信骨干,预先敷设多条有线,增加迂回线路,战斗开始后则紧跟突击部队进行有线架设。无线电逐级向步兵加强,861指挥机配发到班,884步谈机配发到排,10瓦单边带电台、2瓦电台、705C保密电台配发到连,团与营之间使用2瓦电台和10瓦单边带电台联络,师对团使用15瓦八一电台联络。炮兵指挥所之间则使用有线和无线线路构成专向联络。战斗中,根据情况将有线和无线及时切换,多种器材并用,既保障了通信联络和指挥顺畅,又提高了快速反应能力。因为老山战场地形复杂,地面杂波严重,通信设备常受到干扰,有时甚至不能使用。中国军队装备的通信器材质量不太好,特别是一线步兵最常用的861指挥机,噪音非常大,而且头套式耳机和喉震式送话方式也很容易使人产生疲劳,影响指挥。当时中美之间已有了一定的军事交流,因而中国军队也部分装备了美军的0.5瓦单兵对讲机,其质量优良,音质清楚,非常受部队的欢迎。作战期间,一线部队在使用884步谈机、861指挥机等器材进行联络时,常常遭到越军电台的窃听,多次发生了机密泄漏。第1军轮战时,其1师1团所属部队就创造性地使用了温州籍战士担任步谈机员,配到一线各连队,在战斗中用家乡土语通话,防止了敌台干忧窃听,取得了良好效果。作战期间,为了有效实施对敌方通信联络的干扰,中央军委直属干扰17团率大功率干扰机及各军区的通信干扰营也先后进入老山战场参战,均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如沈阳军区参战的无线电通信干扰营,在1985年的9.23战斗中支援46军138师414团部队出击395高地,对越军457炮兵团的指挥网实施了压制性干扰,致使该团始终无法有效地对395高地及其周边高地进行精确炮击,只能根据大概位置进行炮火覆盖。战斗中457炮兵团共向中国军队发射炮弹3231发,命中中国军队阵地的仅有781发,占耗弹总数的24%,且绝大多数没有命中中国步兵攻击的395高地。直接指挥这次作战的138师政委对通信干扰营给予了高度评价:“由于通信干扰营参加作战,9.23作战我军的伤亡人数比战前预料的减少四分之三!”

在两山战场上,最具传奇色彩的就是双方的特种部队作战了。越军的特工部队精干善战,神出鬼没,曾创造过奇袭破坏中国军队“辛柏林”雷达的精彩战例。据说这件事当时惊动了邓小平,召来总参谋长杨得志询问:“越南的特工这么厉害吗?他们的特工可以进来,我们的侦察兵为什么不能出去?”由此,拉开了中越间一场绵延近5年之久的侦察作战序幕。在此之前,中国军队还没有专门的侦察作战这一提法,更不要说特种作战了。1984年发起两山作战时,战场的侦察保障主要由14军、11军自己组织实施。从当年7月起,一直到1989年1月,国内各军区部队以野战军为单位,先后组织了15支侦察大队,轮番进入老山战区,集中对越军实施侦察作战,执行了抵近观察、渗透侦察、袭击捕俘、拔点作战等任务。在4年半的作战时间里,共执行各种任务数万人次,歼敌近2400人,摧毁了越军一批军事目标并获取了大量情报。另外,总参直属的技术侦察分队和前沿工作队也秘密进入两山战区执行任务。在作战期间,涌现出了一批侦察英雄。如“战斗英雄”13军39师侦察连排长傅孔良烈士、“捕俘英雄”54军侦察连班长张柱兵、“舍身救战友的模范指导员” 21集团军62师184团8连指导员张新奎烈士、“侦察英雄”北京卫戍区警卫3师侦察连连长冷杰松等。侦察兵创造的光辉战例有很多,如两山作战前期的1984年9月12日,第3侦察大队54军160师侦察连奉命组织侦察分队在844高地执行侦察捕俘任务。侦察分队在连长孙建国指挥下,乘天降大雨之机突然出击,不到一分钟即摧毁越军一个哨棚,俘虏负伤越军1名,然后带上缴获的文件和武器弹药迅速撤离。越军出动约2个排兵力随后追来,遭到侦察分队先后设置的地雷拦阻,只好停止了追击。侦察分队重新选择方向,开辟通路,安全返回了出发阵地。整个袭击战共击毙越军13名(被俘虏的越军在押返途中死亡),侦察分队无一伤亡。战后,越军在广播里惊呼“遭到中国高级别动队的无声袭击”。昆明军区和情报部门的首长也盛赞了这次袭击战斗,称其为“是我军从抗美援朝以来侦察兵一次最成功的奇袭战。”
因为两山战场地形复杂,道路稀少,大军机动和物资转运都非常困难。在作战期间,工程兵部队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紧急抢险,长年奋战,为保障作战任务的顺利完成做出了重要贡献。在开战前部队向两山地区集结阶段,工程兵部队克服困难,昼夜苦干,在险峻的山地间临时修筑了多条进出道路,使主力部队能够按时进入战区完成作战准备工作。当1984年4月2日昆明军区开始实施对越炮击的“一.四工程”时,越军二军区司令员武立得知中国人突然把这么多重炮布置到了老山和者阴山地区,当场气得把电话都摔了。1990年曾经出版过一本对越作战的纪实文学《中越战争秘录》,在其后多年广为流传。该书的封面是一张战地照片,显示了一长串军车在蜿蜒盘旋的山路间前进,给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这张照片表现得正是老山战区非常著名的三转弯地域,是当时前线官兵皆知的“交通生死线”。三转弯是麻栗坡县城通往天保口岸的必经之路,当时老山战区的一切给养补充、弹药运输、伤员转移都必须从此处经过。三转弯地如其名,一条只能并行两辆车的军路在高耸的山地间曲折延伸,沿途大的转弯就有三个,还有不少小的转弯,在山间画出了一个个“之”字形状,像是一条扭曲长蛇。三转弯的正面直对着越军占据的小青山,其间隔着盘龙江河谷,地势开阔,易于观察和瞭望。因而,这条路成了越军炮火封锁的重点,从这里经过的人员和车辆经常遭到越军的炮火袭击。一位当年参战老兵有过如此回忆:“车过第一弯,侯干事命令我和小周抓紧车厢。他指挥驾驶员跑一、二十米停一下,然后接着再跑。如此反复。结果,前行不到100米,敌军的两发炮弹都落到第一次停车的地方。炮弹爆炸的碎片和溅起的石块扬得老高,砸在路边的树林里哗哗作响。我笑问侯干事:‘敌军咋这么笨,咱的车停那儿他们都打不着。。。。。。’侯干事瞥了我一眼,‘这不是敌人笨,而是因为我们机智灵活。你想,咱停下的时候,给了敌人瞄准的机会,它发射炮弹的时候,我们又快速前行。。。。。。’”这样的险遇,在三转弯算是家常便饭。为了修筑和维护这条咽喉要道,工程兵部队不怕牺牲,吃尽辛苦,随炸随修,与后勤运输部队团结奋战,硬是将三转弯建设成了自抗美援朝战争后中国军队在新时期的又一条“钢铁运输线”,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汽车用品行业新闻中心 ( 粤ICP备08104503号 )

GMT+8, 2018-6-25 12:26 , Processed in 0.299134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x888v.com

© 2008-2013 x888v.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