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用品报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欧若拉车灯
  • 翼卡
  • 凯博
  • 3M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开启左侧

江泽民同志对台湾的八项主张有哪些基本内容?

[复制链接]
 楼主| x888v 发表于 2018-4-27 22: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日人挑衅问“台湾人不想回归” 朱镕基如何答?

本文摘自:《老年生活报》2012年9月3日第6版,原题:《朱镕基雄辩日本人》

2000年10月14日,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访问日本,并接受了日本TBS电视台采访。节目现场有99名来自日本全国各地的民众,代表了日本社会的各个阶层,他们频频提问。朱镕基总理用过人的智慧,一一回应。



是非分明,据理力争

一日本老人问:“很多日本人认为南京大屠杀根本没有发生过,您对这件事怎么看?”


答: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首先,您的逻辑是错误的。历史是事实,不能改变,不是有多少贵国人民认为没有发生就没有发生。历史就是历史,是已经发生的事情,任何掩耳盗铃的企图都是徒劳的。如果我说大多数的中国人都认为日本人其实是中华民族的后裔,日本民族起源于我国秦朝方士携童男童女东海寻访仙山的事件。我想贵国政府、贵国人民和您本人也会觉得这是一件非常荒谬的事情。当然,作为中国总理,我也觉得这件事情不能接受,因为在心理上我不能容忍中华民族的后裔数典忘祖。


抓漏纠错,借箭反射


一自称是日本渔民的年轻人问:“我来自长崎,那儿的海水受到了严重的污染,这是跟中国靠得比较近的缘故,您对这件事怎么看?”


答:我感到非常遗憾,我为您失去的亲人,为遇难死去的长崎居民,为那些在二战中受到法西斯迫害的民众而哀悼。战争是残酷的,是军国主义者用来满足贪欲的工具,作为爱好和平的人民一分子,我们都应当加以警觉。我在国内也曾听我国的一些渔民反映过,在东海打到的鱼越来越少,他们把原因归结为贵国对海水的污染。当时我对那些渔民说,你们这种想法是错误并且愚蠢的,不仔细反思自己的行为,而将原因归结为外在的因素,是推卸责任,是非常卑劣和无耻的。我国古代有个寓言故事叫做《疑邻偷斧》,教育意义深刻。我希望您能在闲暇时间仔细通读,如果有所启发,我们再交流看法。


因势利导,防守反击


一观众提问:“台湾人都不希望回归,中国为何霸权欺压?”


答:这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有位母亲含辛茹苦大半辈子,总算将自己的孩子养育成人。她感到很欣慰,以为可以松口气,歇一歇,于是说:“来,回到母亲的怀抱来,给我捶捶背。”然而故事里的不孝子吃惯了软饭,不认这个曾经养育过他而今已经骨瘦如柴的母亲,反而对着星星和太阳大喊妈妈,想喝可乐,想要烧饼。这时候做母亲的应该怎么做?当然是给他一巴掌。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凡事都有它的规则和限度,台湾问题就是母亲和儿子之间的争吵,外人无权干涉。我国历来都主张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霸权欺压的行径,反而总是有一些邻国居心叵测,以民主、自由等名义来强奸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中华民族的自主选择权和决定权,这才叫霸权欺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x888v 发表于 2018-4-27 22:5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朱镕基上日本节目强硬发声:你们从没正式道歉

 2000年10月14日下午,朱镕基总理来到东京广播公司(简称TBS,东京第6电视频道)演播室,与日本民众对话。TBS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一周之内,观众通过因特网和传真,向朱镕基总理提出的问题达到2000多个。
  在东京演播室现场的有99名日本市民,在大阪演播室有20名日本市民。
  18时30分,对话特别节目开始。朱镕基总理健步走入演播室,与节目主持人筑紫哲也握手。演播室现场的景象是,一面为大屏幕,参加对话的市民坐落在其他三面阶梯座位上。朱总理和主持人坐在中心。
  节目开始,主持人介绍说:“今天出席我们对话节目的嘉宾是:来自邻国的朱镕基总理。同样节目是在两年前第一次尝试,出席嘉宾是美国的克林顿,这回是第二次。首先请总理讲话。”
  朱镕基总理说:“我应邀访问日本的背景是,1998年江泽民主席访问了日本,同已故的小渊首相共同发表了联合宣言,双方宣布面向21世纪,建立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友好合作伙伴关系。从那个时候以来,中日两国关系主流是非常好的。但是,也不是说没有问题。在日本国内,有一些对中国的疑虑、担心,甚至于认为中国构成了对日本的威胁。同时在中国,对历史问题、台湾问题和安全问题等方面,觉得日本有一些言论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我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到日本,希望做一些能够增信释疑,推动合作的工作。这种工作不仅是两国政府的事情,而且需要两国人民的直接对话。所以,今天我十分珍视与日本人民的直接对话。我想,中日双方都很重视这次对话。不久前,日本执政三党干事长访问中国。自民党干事长野中广务向我提出忠告:届时你无论如何要保持满脸笑容,越是对你提尖锐的问题,越是要笑。这对我来说有难度。我平常讲话的时候,表情都是比较严肃的。今天我将努力去做,尽量保持笑容。希望朋友们不要觉得我笑得太勉强,更不要觉得我笑得太可怕。请多多关照。”
  主持人:按节目的惯例,请朱镕基总理先简洁地回答几个简短的问题。
  画外音:来自因特网和传真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千叶县的一个小学五年级学生提出的。问题是:“我们班级只有20名同学,但把大家的意见统一起来不太容易,请问中国是怎样把13亿人团结在一起的?”第二个问题也是小学五年级学生提出的:“为什么中国每个家庭只能有一个孩子?没有兄弟姐妹的孩子是不是回感到寂寞?”
  朱总理坦诚而幽默的回答给演播室带来了轻松的气氛。问题接连提出。
  画外音:最近一年来,什么是最开心的事?
  朱总理:克服亚洲金融危机,中国经济全面复苏
  画外音:最近一年来,什么是最烦心的事?
  朱总理:有很多,例如中国粮食供过于求,粮价下跌,农民负担没有减轻,这是我最伤脑筋的问题。希望在座的朋友多买一些中国的大米、玉米、蔬菜和水果,就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困难。(观众笑声)
  现场观众:我喜欢京剧,现在正在学习。听说朱总理也很喜欢京剧。请问,你喜欢京剧中的哪个角色?
  朱总理:“我很高兴,你和我有同样的爱好。我喜欢京剧里面所有的行当,我自己是学着唱须生,同时我也喜欢拉胡琴。你来北京的时候,我可以给你伴奏。(观众笑声)
  画面转切到大阪演播现场:20名市民坐在今宫戎比寿神社前。
  穿和服的妇女:大阪和北京都在申办2008年奥运会,是竞争对手。我当然希望大阪申办成功。你能不能把主办权让给我们?
  朱总理回顾了上海与大阪的友好城市关系和自己担任上海市长时与大阪的交往,明确回答说:我作为大阪友好城市上海的前任市长,我希望你们支持北京。
  画外音:问题转入日中关系等。TBS日前分别在日本和中国进行了问卷调查,一个问题是“说起中国人(日本人),你首先想到谁?”问卷调查后,按回答数量排列先后顺序,日本人回答结果,前三位的人物是: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中国人回答结果,前三位的人物是:山口百惠、东条英机、田中角荣。
  中年妇女:今年4月,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讲话中说到“三国人”。请问朱总理对此有何看法?
  朱总理:我刚才讲过,中日关系主流是好的。但是,存在一些言论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我希望日本国内舆论都应该考虑维护中日关系的大局,不要做刺激和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事情。这样,中日友好合作关系才能继续不断发展下去。
  主持人:中国的盗版问题将怎样解决?
  朱总理:中国在打击盗版方面进行了最大的努力。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也称赞,中国在打击盗版方面是非常得力的国家,也是非常有效的国家。中国将继续保持压力,完善法律,保护知识产权。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
  年轻妇女:去年家中被盗,尚未破案。听警察说,可能是在日中国人所为。你知道,在日外国人中哪国人犯罪最多?
  朱总理:不知道。
  年轻妇女:是在日本的中国人。
  朱总理:我第一次听说。这需要两国的刑事组织共同来打击犯罪。
  女学生:我叫大泽,正在学习汉语。想提一个有关历史的问题。有一个说法是,中国人应该忘记那段历史,日本人应该努力不忘记那段历史。你对此有何看法?
  朱总理:任何人都不应该忘记历史,忘记历史就是背叛。应该正视历史,也应该面向未来。吸取历史教训,避免重犯错误。这对于中日两国人民尤其重要。往往有这样一种倾向,就是要隐瞒、或者淡化,甚至于篡改历史,我认为这是不正确的,没有一点好处,不能使人们从历史中吸取教训,更好地创造未来。我们做一些提醒,这些提醒绝对不是要伤害谁的感情,而是希望大家共同吸取历史的教训,使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主持人:有一位51岁的广岛观众提出的问题是,他对日本在战争中的残酷行为深感内疚。但是,中国总是要求日本道歉,这种道歉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朱总理:我想提醒一点,在日本所有正式文件里面,从来没有向中国人民道歉。1995年,当时的村山首相曾笼统地向亚洲人民表示过歉意。因此,不能说中国没完没了地要求日本道歉。道歉不道歉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但是我们希望日本方面考虑这个问题。
  画外音:关于日本是否进行了充分的道歉,所做的舆论调查表明,20%的日本人认为进行了充分的道歉,39%的日本人认为没有进行过充分的道歉;2%的中国人认为进行了充分的道歉,87%中国人认为没有进行过充分的道歉。
  画面再次转切到大阪。
  中年男人:我出生于大连,在哈尔滨长大。今年初在大阪,有一些人说南京大屠杀是谎言。朱总理对此有何看法?
  朱总理:南京大屠杀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有充分的证据。我不愿提这个事,你提出这个事,我要告诉你,那完全是事实。
  中年男人:我叫佐高,在上海建立了合资企业,生产和销售自行车涂料。我对人民币的走势很关心,它会不会贬值?
  朱总理: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人民币有充分理由可以贬值。但是,中国为了维护亚洲地区的金融稳定,包括中国的金融稳定,始终坚持人民币不贬值。现在来看,中国完全摆脱了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外汇储备超过1600亿美元,现在没有任何要贬值的根据。
  一个小时的特别节目结束了,现场观众有何感想?
  中根女士(出版社职员):朱总理是一位热情的人,最后他拉京胡的情景令我十分感动。
  横浪女士(家庭主妇):原来的印象中,朱总理很古板,现在觉得他和蔼可亲。
  横山先生(79岁,教授):日本的确没有向中国道歉过,这是事实,朱总理说得对。
  栗田(大学生):能详细具体地回答观众的问题,给人以充实感。对于从没有在正式文件中向中国道歉的问题,日本国民多数是不知道的。
  TBS国际部职员:看到最后朱总理拉二胡的时候,我都热泪盈眶了。
  节目主持人筑紫先生:与克林顿做节目嘉宾的时候相比,这次现场观众更轻松,提问题更踊跃。中国的领导人用自己的语言,如此侃侃而谈,是过去没有过的。对现场提出的30多个问题都能从容对应,我自己也感到很开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x888v 发表于 2018-4-27 22:59:07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主流媒体关注朱镕基对“台独”的警告

2000年3月17日 15:13

中新社纽约三月十六日电美联社发自北京的朱镕基疾言厉色、手势直指的新闻图片,被此间今天的英文《纽约时报》 刊于A8版突出位置,中文《世界日报》则在头版头条位置刊登。美联社的图片说明是:中国总理朱镕基昨天在北京举行中外 记者会,在台湾问题部分以极长时间阐述北京对台政策、底线。朱镕基说,谁搞“台独”就没有好下场。


今天,美国一些主流媒体均报道了朱镕基答记者问有关台湾问题的内容。《纽约时报》在《中国严厉警告台湾“选举 ”》的标题下,刊登了中国人大会议闭幕当天中国总理举行记者会消息。消息引用朱总理的讲话“中国人民一定会用鲜血和生 命来捍卫祖国的统一和民族的尊严”;“无论谁上台,决不能搞台湾独立。”《华尔街日报》今天的一篇文章说,中国总理强 烈警告,如果搞台湾独立,就意味着战争。他表示相信台湾人民会作出明智抉择。《今日美国报》也刊登了朱镕基答记者问的新闻和图片。

美国各华文媒体对朱镕基总理举行的是次记者会予以高度重视,报纸不惜版面,电台不惜时间,作了相当充分的报道。

《侨报》、纽约《明报》刊登了朱镕基答记者问的评论摘要。《世界日报》刊出了朱镕基有关台湾问题的问答全文。 美国中文电视、华语电视、中国广播网、侨声电台播放了朱总理记者会的实况、录音剪辑。

一些媒体还发表了社论或评论。《侨报》在其“选战点评”专栏中说,在决定台湾命运的关头,被“选战”烧得意乱 情迷的台湾民众,实在应该冷静下来,从善意而不是从“又被大陆打压”或“恫吓”的角度来仔细思考朱镕基对骨肉同胞那种 悲天悯人的中肯呼吁。《星岛日报》美东版在题为《勿当朱镕基发空炮》的社论中指出,朱镕基记者会谈话是北京领导人至今 为止针对台湾分裂势力作出的语气最重的警告。社论说,台湾的新领导人正确的路向不是做悲情英雄,令宝岛受战火洗礼,而 是化危机为契机,既为台湾人争取最大的自由空间,也为台湾人开拓更大的创富机会。(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x888v 发表于 2018-4-27 23: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朱镕基:中国关于解决台湾问题的政策没有任何改变

北京时间2002年3月15日上午,九届人大五次会议举行记者招待会,朱镕基总理回答记者提问。


记者:在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有关对台湾的部分,我们注意到你并没有提到以前常用的一些词语,例如绝不承诺放弃对台湾使用武力,也没有使用最近常听到的“渐进式台独”这样的词,请问您是出于什么考虑?是不是反映大陆对台湾有一些新的思路?例如接受民进党在台湾执政的这么一个事实?

朱镕基总理:中国关于解决台湾问题的政策没有任何改变,我们始终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和江泽民主席所提出的八点具体解决措施。我没有强调的问题不等于我就放弃了,“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这个话主要是对那些坚持“台湾独立”的顽固分子讲的,这个话没有变,但是也不需要我天天讲、月月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x888v 发表于 2018-4-27 23: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朱镕基:无论通过何种方式,台湾终将回到祖国的怀抱

沙东:中国政府究竟以怎样的心态和视角看待1997年的香港回归和1999年的澳门回归?

朱镕基:我认为港澳按时回归祖国后,两地都将不会出现大的问题。

根据《中英联合声明》的精神,在香港回归祖国怀抱后,我们将坚定不移地贯彻“一国两制”原则,香港将实现“港人治港”、高度自治。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后,无论是经济、政治、社会制度还是港人的生活方式都不会改变。香港将成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同时保持其单独关税区的地位不变。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规定,我们将努力维护香港作为国际金融、海运和贸易中心的地位。我们将保证香港的稳定和繁荣,也确信香港将在世界上继续发挥应有的作用。同时,香港将维持现有的法律和制度不变,其所有的特点和优势也将得以保持。香港不仅不会出现波动,而且还将继续走自己的持续发展之路。

澳门的情况与香港一样,也将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沙东:台湾眼下正处在地区选举进程中。就在几周前,美国政府多次抛出“中国正向台施加强大压力”、“大陆准备对台动武”等言论。那么,什么才是中国政府目前的对台政策呢?中国政府又是如何看待美方的指责呢?

朱镕基:在对台问题上,我们坚决反对李登辉的“台独论”和“一中一台”的错误政策。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此,无论通过何种方式,台湾终将回到祖国的怀抱。

当然,我们将尽全力促成与台湾的和平统一,但并不放弃使用武力的可能,因为总有外国势力从中作梗,挑唆台湾地区政府,试图将台湾从中国分离出去搞“台湾独立”。需要强调的是,除非形势所迫,我们将不谋求诉诸武力。而是否使用武力,也完全是中国的领土主权问题,别国无权干涉。

至于那些所谓“大陆可能对台动武”等传闻,只是个别国家释放的烟幕。但这些烟幕并非空穴来风,因为美国的第七舰队一直在台湾海峡附近巡弋。

我们赞赏并希望乌拉圭政府继续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不与台湾发展任何政治关系。台湾试图通过“金元外交”加入联合国,这是对联合国的一种侮辱。我们相信中国的统一大业必将实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x888v 发表于 2018-4-27 23: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邓小平同志有关两岸问题对内部讲话

1975年,邓小平明确指出,“台湾问题是中国统一的问题,这是一个主权问题。不能设想中国人民会同意以任何形式把台湾从中国国土上分割出去,这不可能”。

1978年,邓小平涉及“一国两制”构想的最早谈话,此次谈话透露出祖国统一后中国政府将从实际出发、尊重台湾现实和保护外国人投资的最初思考。

1978年12月24日,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发表会议公报,邓小平指出“随着中美关系正常化,我国神圣领土台湾回到祖国怀抱、实现祖国统一大业的前景已经进一步摆在我们面前。欢迎台湾同胞、港澳同胞、海外侨胞本着爱国一家的精神,共同为祖国统一和祖国的建设做出积极贡献。”

1979年,邓小平提出要“把台湾归回祖国,完成祖国统一的大业提到具体的日程上来”。随后他又提出八十年代的三大任务,其中之一就是台湾归回祖国,实现祖国统一。

1980年1月1日,邓小平在政协全国委员会举行的新年茶话会上再次发表元旦讲话。他强调,80年代是十分重要的年代。邓小平指出:“在80年代中,我们要在国际事务中起到自己的作用,还要把台湾归回祖国、完成祖国统一大业始终放在重要议事日程上。”


1983年6月25日,邓小平同志在会见美国西东大学教授杨力宇时,又进一步阐述了实现台湾和祖国大陆和平统一的六条具体构想(简称 “邓六条” ):

(一)台湾问题的核心是祖国统一。和平统一已成为国共两党的共同语言。
(二)制度可以不同,但在国际上代表中国的,只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三)不赞成台湾“完全自治”的提法,“完全自治”就是“两个中国”,而不是一个中国。自治不能没有限度,不能损害统一的国家的利益。
(四)祖国统一后,台湾特别行政区可以实行同大陆不同的制度,可以有其他省、市、自治区所没有而为自己所独有的某些权力。司法独立,终审权不须到北京。台湾还可以有自己的军队,只是不能构成对大陆的威胁。大陆不派人驻台,不仅军队不去,行政人员也不去。台湾的党、政、军等系统都由台湾自己来管。中央政府还要给台湾留出名额。
(五)和平统一不是大陆把台湾吃掉,当然也不能是台湾把大陆吃掉,所谓“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不现实。
(六)要实现统一,就要有个适当方式。建议举行两党平等会谈,实行国共第三次合作,而不提中央与地方谈判。双方达成协议后可以正式宣布,但万万不可让外国插手,那样只能意味着中国还未独立,后患无穷。

1983年6月,邓小平即将进入80岁耄耋之年时,在一次关于祖国统一问题的讲话中,他深情地说:“我们都是炎黄子孙,祖国要统一,不统一就没有出路。我们有出路。我们这些人岁数都不小了,都希望中华民族来一个真正的统一。前人没有完成的事业,我们来完成。我们的后人总会怀念我们的。如果不做这件事,后人写历史,总会责备我们的。这是大事,前人没有完成,我们有条件完成。”

1985年3月,第六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正式把“一国两制”确定为中国的一项基本国策,至此,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用“一国两制”解决台、港、澳问题,实现国家统一的基本方针正式确立。

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因病逝世。邓小平得知蒋经国逝世的消息,立刻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听取了国台办和对台工作小组的报告。邓小平表示,“中国的统一是一件世界大事。若蒋经国健在,中国的统一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困难和复杂。国民党和共产党过去有过两次合作,我不相信国共之间不会有第三次的合作。可惜,经国死得太早了!”
  
对外国领导人、学者说的话

1978年1月7日,邓小平会见美国国会议员团。谈到台湾问题时,他打着手势果断地说:“解决台湾问题就是两只手,两种方式都不能排除。力争用右手争取和平方式。用右手大概要力量大一点。实在不行,还得用左手,即军事手段。我们在这方面不可能有什么灵活性。要说灵活性,就是我们可以等。”

1978年10月8日,邓小平在会见日本文艺家江藤淳时指出:“如果实现祖国统一,我们在台湾的政策将根据台湾的现实来处理。比如说,美国在台湾有大量的投资,日本在那里也有大量的投资,这就是现实,我们正视这个现实。”

1978年11月,邓小平会见缅甸总统吴奈温时,第一次明确谈到统一后台湾的某些制度和生活方式可以不动。他说:“在解决台湾问题时,我们会尊重台湾的现实。比如,台湾的某些制度可以不动。美日在台湾的投资可以不动,那边的生活方式可以不动。”

1979年1月1日,邓小平在同美国参议员会面时明确指出:“台湾的社会制度可以根据台湾的意志来决定。要改变可能要花一百年或一千年,我这样说的意思是指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们不会用强制的办法来改变这个社会”。这些重要谈话可以说是“一国两制”构想的最初萌芽。

1979年1月29日至2月5日,邓小平访问美国。出访前夕,他会见美国时代出版公司总编辑多诺万时谈到了中国政府的对台政策构想。他说“我们尊重台湾的现实,台湾当局作为一个地方政府拥有它自己的权力,就是它可以有自己一定的军队,同外国的贸易、商业关系可以继续,民间交往可以继续,现行的政策、现在的生活方式可以不变,但必须是在一个中国的条件下。这个问题可以长期来解决。中国的主体,也就是大陆,也会发生变化,也会发展。总的要求就是一条,一个中国,不是两个中国,爱国一家。”

1979年1月30日,正在美国访问的邓小平发表讲话指出,“至于用什么方式解决台湾回归祖国的问题,那是中国的内政,希望用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只要台湾回归祖国,我们将尊重那里的现实和现行制度”。邓小平指出,“我们一方面尊重台湾的现实,另一方面一定要使台湾回归祖国的怀抱;在尊重现实的情况下,我们要加快台湾回归祖国的速度。我门不用‘解放台湾’这个提法了。”

1979年12月,邓小平在会见日本首相大平正芳时提出了广为流传的“三个不变”,他指出,实现统一祖国的目标,要从现实情况出发。统一后“台湾的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台湾与外国的民间关系不变,包括外国在台湾的投资、民间交往照旧。”“台湾作为一个地方政府,可以拥有自己的自卫力量,军事力量。”上述一系列谈话,成为“一国两制”构想形成的基本框架。

1982年1月10日,邓小平在接见来华访问的美国华人协会主席李耀基时说:“在实现国家统一的前提下,国家的主体性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台湾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在这次谈话中,邓小平第一次正式提出了“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概念。

1984年2月22日,邓小平在北京会见了来自美国乔治城大学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学者们。谈话中,邓小平展示了一位卓越政治家在国家统一问题上的战略思想。他说:“我们提出的大陆与台湾统一的方式是合情合理的。统一后,台湾仍搞它的资本主义,大陆搞社会主义,但是是一个统一的中国。一个中国,两种制度。”

1984年4月28日,邓小平在会见美国总统里根时说:“希望里根总统和美国政府认真考虑中国人民的感情,不要做使蒋经国翘尾巴的事情。我们已经做了一切可能做的事情,准备在不放弃主权原则的前提下,允许一个国家有两种制度。海峡两岸可以从逐步增加接触到谈判和平统一。统一后,台湾的制度不变,台湾人民的利益不会受到损害。”

1985年9月20日,邓小平会见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时,明确地阐述了中国中央政府的一贯态度:“不管怎样,现在台湾和我们还有共同点,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但如果蒋经国不在了,就可能真正出现两个中国。我们怎么能承诺不使用武力?”

1990年9月15日,针对台湾当局在国际上制造“一国两府”的企图,邓小平在会见马来西亚郭氏兄弟集团董事长郭鹤年时明确表示:“现在台湾有人想搞‘一国两府’,连联合国的局面都想改变,实际上还是搞‘两个中国’。怎么能把台湾当局称为中国政府呢?这不行。再没有比‘一国两制’的办法更合理的了。现在对台湾是个机会,对整个民族是个机会,需要大家努力,推动台湾走向统一。”

1989年5月16日中午,邓小平设宴款待前来中国访问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邓小平:“我这一生只剩下一件事,看来恐怕做不成了,就是台湾问题。”
  
对台湾地区领导人说的话

对台湾地区领导人,邓小平奉劝他们:“归根到底,中国的统一这件事要台湾海峡两岸的领导人和人民来决定。首先希望两岸的领导人为中华民族的历史来做这件好事,这在历史上是要大书特书的。希望台湾的一些领导人把眼界放宽一点,放远一点。”

领袖晚年,都会留下或大或小、或多或少的人生遗憾,邓小平也不例外。台湾问题和祖国统一大业,毫无疑问就是邓小平晚年留下的最大遗憾。在85岁高龄的时候,邓小平已经预见自己很难看到台湾回归祖国的日期了。在这次谈话中,他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晚年遗憾:“解决台湾问题就是两只手,两种方式都不能排除。力争用右手争取和平方式……实在不行,还得用左手,即军事手段。”

来源:http://www.huaxia.com/thpl/tbch/kla/11/5547498.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x888v 发表于 2018-4-27 23: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邓小平的遗憾:这一生只剩台湾问题做不成了

2013年03月19日 20:15
来源:党史博览 作者:杨明伟

1989年5月16日中午,邓小平设宴款待前来中国访问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席间,两人有这么一段耐人寻味的对话:

戈尔巴乔夫:“现在我要完成我国领导人的一项委托,即邀请你去苏联访问。”

邓小平:“我出国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如果3年前解决了柬埔寨问题,那我真的要到苏联去。可能去远东,也可能是莫斯科。现在已经过了3年了,我这个年龄不允许了。我感谢你的盛情邀请。”

戈尔巴乔夫:“但我们仍然向你发出邀请。一旦你得出结论可以访苏,我们将随时欢迎你去。”

邓小平:“我这一生只剩下一件事,看来恐怕做不成了,就是台湾问题。调整了与日本的关系,与美国的关系,也调整了与苏联的关系。确定了归回香港,还未到期,但也确定了。这是对外关系问题。对内的参与,确定了基本路线,四个现代化这件事。一个政策,就是改革开放政策。四个坚持。还没有能够实现的,就是废除终身制度。这个没能实现。这是制度上的重要问题。”

领袖晚年,都会留下或大或小、或多或少的人生遗憾,邓小平也不例外。台湾问题和祖国统一大业,毫无疑问就是邓小平晚年留下的最大遗憾。在85岁高龄的时候,邓小平已经预见自己很难看到台湾回归祖国的日期了。在这次谈话中,他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晚年遗憾。

“解决台湾问题就是两只手,两种方式都不能排除。力争用右手争取和平方式……实在不行,还得用左手,即军事手段。”

新中国成立前后,由于国民党当局逃往祖国宝岛台湾,再加上一些历史的原因,使得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台湾,被人为地与祖国大陆分割开来。

由“一个国家,不同制度”到“一个国家,两种制度”。邓小平对里根说:“如果美国按照杜勒斯的政策对待台湾,不知哪一天,台湾又成为爆炸性问题。”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进程的加快,中国共产党在新的历史时期解决台湾问题的战略构想也逐渐成型。这一科学构想的核心,即“一个国家,两种制度”,是由邓小平在其晚年首先表述出来的。这一提法,也是逐渐完善的。

1983年6月21日,邓小平在会见民主柬埔寨领导人时,就中国统一的问题阐述了“一个中国,不同制度”的设想,他说:“在一个统一的国家内,有不同的社会制度,这是史无前例的。实际上,真正统一了,台湾一个制度,香港一个制度,大陆一个制度。大陆是社会主义制度。”

5天以后,邓小平在会见美国新泽西州西东大学教授杨力宇时,进一步阐明了实现大陆和台湾和平统一的方针政策,强调:“问题的核心是祖国统一。”他指出:“和平统一已成为国共两党的共同语言。但不是我吃掉你,也不是你吃掉我。我们希望国共两党共同完成民族统一,大家都对中华民族作出贡献。”

邓小平表达了台湾可以高度自治的意思。他说:“我们承认台湾地方政府在对内政策上可以搞自己的一套。台湾作为特别行政区,虽是地方政府,但同其他省、市的地方政府以至自治区不同,可以有其他省、市、自治区所没有而为自己所独有的某些权力,条件是不能损害统一的国家的利益。祖国统一后,台湾特别行政区可以有自己的独立性,可以实行同大陆不同的制度。司法独立,终审权不须到北京。台湾还可以有自己的军队,只是不能构成对大陆的威胁。大陆不派人驻台,不仅军队不去,行政人员也不去。台湾的党、政、军等系统,都由台湾自己来管。中央政府还要给台湾留出名额。”

邓小平提出并阐发了“一个国家,不同制度”的设想后,他的思想也是在不断深化和发展的。

1984年2月22日,邓小平在北京会见了来自美国乔治城大学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学者们。谈话中,邓小平展示了一位卓越政治家在国家统一问题上的战略思想。他说:
“世界上有许多争端,总要找个解决问题的出路。我多年来一直在想,找个什么办法,不用战争手段而用和平方式,来解决这种问题。我们提出的大陆与台湾统一的方式是合情合理的。统一后,台湾仍搞它的资本主义,大陆搞社会主义,但是是一个统一的中国。一个中国,两种制度。香港问题也是这样,一个中国,两种制度。香港与台湾还有不同,香港是自由港。世界上的许多争端用这种办法解决,我认为是可取的。”

邓小平接着提请来访的客人:“各位是研究国际问题的,请好好了解和研究一下我们对台湾、香港提出的解决方式。总要从死胡同里找个出路。”

这是邓小平第一次对外使用“一个中国,两种制度”的提法。由“一个中国,不同制度”,到“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在提法上更加准确和科学。邓小平“一国两制”的思想也在概念上更加规范化。

1984年4月28日,邓小平在会见美国总统里根时,一方面直接地对这位美国头号领导者表明了中国“一国两制”的战略构想,另一方面也批评了美国领导人的战略误区。他说:“和平是我们共同关心的首要问题。世界局势不稳定,但争取和平的前景良好。有资格发动世界战争的还是美苏两家。美国应从4个航空母舰的政策中走出来,否则将同世界上十几亿人口结成疙瘩。中美关系前一段吵了一架,近来是好的。但说中美关系已进入了‘成熟阶段’,这种判断不准确。中美关系的主要障碍还是台湾问题。希望里根总统和美国政府认真考虑中国人民的感情,不要做使蒋经国翘尾巴的事情。我们已经做了一切可能做的事情,准备在不放弃主权原则的前提下,允许一个国家有两种制度。海峡两岸可以从逐步增加接触到谈判和平统一。如果美国按照杜勒斯的政策对待台湾,不知哪一天,台湾又成为爆炸性问题。”

1984年5月,在六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正式使用了“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提法,报告在讲到解决台湾问题的构想时是这样说的:“从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出发,鉴于历史的经验和台湾的现实,我们提出了祖国统一之后可以实行‘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设想。我们的各项建议和设想,都是诚心诚意的,通情达理的。对于台湾当局任何有利于海峡两岸同胞接触来往、增进了解和有利于祖国统一的言行,我们都将表示赞赏。”“我们认为,只要在和平统一问题上国共两党具有共同语言,一切事情都好商量;台湾问题早解决比晚解决好。任何犹豫、拖延,都是违背民心民意的,希望台湾当局郑重考虑。”

从此,中国共产党解决台湾、香港问题,实现祖国统一的构想,经过邓小平高度概括以后,又经过全国人大会议的通过,“一国两制”的提法具有了法律效力。

为解决这一问题,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就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方案和设想,其中就包括“第三次国共合作”、“和平解决”等设想。然而,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国共两党没有能够进行第三次合作,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设想成为泡影。尤其到了大陆的“文化大革命”期间,更没有和平解决的可能性,海峡两岸的军事对峙长期存在。但是,毛泽东、周恩来等人从解决台湾问题的实际出发所作出的一些设想和探索,所提出的若干带原则性的意见,为后来“一国两制”的科学构想,作了思想先导。邓小平作为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参与了解决台湾问题的众多核心决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x888v 发表于 2018-4-27 23: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未能看到台湾回归,邓小平终生一大憾事
http://www.sohu.com/a/125834219_55776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中国汽车用品行业新闻中心 ( 粤ICP备08104503号 )

GMT+8, 2018-11-16 20:49 , Processed in 0.249161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x888v.com

© 2008-2013 x888v.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